你当前位置: 首页 > 政务公开 > 环保动态 > 全市环保动态
‍满山皆是播绿人 誓叫荒山变青山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27日】
【来源:】
【字号:
 满山皆是播绿人 誓叫荒山变青山

甘德尔山:荒山沙海的绿色转身

初秋登上甘德尔山,远处波光粼粼的湖,身畔郁郁葱葱的树,山水绿植交相呼应,让人忘记了这里曾经是荒山野岭,心中眼中留下的只有勃勃生机的美丽景象。在2005年以前,这里还是漫山的石梁荒坡、风沙弥漫,视线可见的绿色唯有几丛生命力顽强的柠条。

在养护第一线,绿化队长董研生是大家公认的冲锋者。上世纪90年代初,董研生从市农林技校毕业后来到市林业局治沙林场,没多久,治沙林场成立了“青年治沙突击队”,准备深入乌兰布和沙漠边缘治沙造林,他第一个报名参加。2005年,治理白独贵湾、绿化甘德尔山,他又第一个到那里实地参加测量、实地勘察,带领工人们修路,压草网格沙障,铺设滴灌管道,日出而作,日落还没休息。

当时,市林业局制定了先修路、后绿化的方案,拟定修建2条主路、14条支道,以路为中心,两面各辐射30米的绿化区。随即,董研生与范建平、金银宏等几名同事背上干粮和水,来到荒山脚下开展为期10多天的道路勘探工作。沙漠中行走艰难,从原八队大桥到变电站7公里的直线距离,要走五六个小时,中午烈日当头,晒得没办法,只好躲在稀疏的柠条下面“纳凉”。晚上工作至深夜,又必须借助城区模糊的灯光才能找见回家的路,否则就会迷路。为了使工作尽快开展,市林业局安排董研生一个人留守原地组织、协调施工队修路,直至路修好。当年冬天,市林业局打了3150米深的机井,为大规模植树活动的进行奠定了基础。

在治沙站中,还有一名坚持种树29年的女中豪杰,她就是女承父业的全国林业劳动模范刘粉梅。刚来到甘德尔山时,刘粉梅和同事们吃住在临时搭建的蒙古包里,夏天最热的时候蒙古包里摄氏40多度,蒙古包外烈日炎炎,他们既要挖树坑种树苗,还要种植灌木,终日里挥汗如雨。很多时候,山上山下黄风肆虐,天地间昏暗模糊,啥都看不见,刘粉梅就和同事们钻进泄洪的涵洞里,等风停了继续干活。

工作多年,刘粉梅每日都会坚持到岗巡视林木安全,而这数十年如一日的习惯也使她的腿落下了关节炎的毛病。近几年,甘德尔山水利灌溉系统运行良好,可因为雨天有利播种,下雨时,刘粉梅仍会和工人们一起穿上雨衣雨鞋,冒雨用小铲挖坑、植苗、撒草籽。赶上连阴雨,雨中工作会加剧她关节炎的病症,但她从没有一句怨言。她总是和同事们说:“再坚持坚持,前辈们比咱们还苦,咱们做的是有功德的事,造福后辈!”

在治沙人刘永胜的手上、腿上、胳膊上,可以看到大大小小无数的伤疤,这些都是十多年来甘德尔山给予他的“馈赠”。在他负责的管护片区里,长达28公里的主管道上,每100米布一道500米长的支管,每道支管间隔50米再分出去一道分支管,然后是遍布每一棵树的滴管,成千上万个阀门……每一米管线、每一个阀门他都十分熟悉。4年前,一次更换水泵,连接处突然断裂,水泵上连带的电缆如长蛇一般在空中乱甩,刘永胜一把推开了身边的同事,自己却没来得及跑开。粗重的电缆击中了刘永胜的小腿,整整一个月里,他的腿都淤血青紫,肿胀后比平时粗了一半,领导劝他去医院看病、回家休养,他却一天假都没请。

生态文明是乌海人永不懈怠的追求,更是造林治沙人的心中信仰。常年的风吹日晒,让每个治沙人都拥有了黝黑发红的皮肤和皴裂不断的伤口。可他们说,青春献给大山、绿色留给后代,一辈子无怨无悔。目前,甘德尔山生态文明景区已完成绿化面积2.4万亩,把固有的荒凉及沙丘全部锁死,形成了三季有花、四季见绿、秋季结果,既有生态效益又有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生态景观林,成为市民休闲度假的景区。

东山生态公园:一棵树到一片林

在海勃湾城区东山上,成片地种植着云杉、刺槐、侧柏等多个品种的乔灌木,夏秋时节里,山头绿意盈盈,鸟语花香。若从东山生态公园正门进入,人们还可以在绿树成荫的林子里发现一池碧水、凉亭步道,景色分外迷人。要知道,十多年前这里还是一片荒凉,经过人们的不懈努力,当初的一片小树林已成一方绿土。

东山生态公园沿东山山麓展开,南北横跨数公里,规划面积近3万亩。田国栋是这里的负责人,从1997年开始,他便负责起了东山的生态绿化工作,也见证了东山生态公园从一棵树到一片林的发展过程。“过去这里坟茔遍地、荒无人烟、水土流失严重,不只是荒凉,还真有点瘆人呢。莫说是单位里的女同志、新同志上这荒山害怕,年长的一些老工人们进山沟时也是提心吊胆。”田国栋望着远方的一个山头笑着回忆说,那时,东山生态公园还叫作生态林管理所,管理的只是现在樱花医院后面一口井周边的一片小树林。小树林是园林工人围着这口绿化井种下的,先是一株两株,慢慢就连成了片,发展到了100亩,这便是东山生态园最早的绿化带。

2003年,东山上第一次大规模植树造林。乌海地处三大沙漠交汇处,又是草原向沙漠过渡的荒漠地带,因此在早些年间,每到春天风沙极大。尤其是在东山一带,沙石山的性质使得此处遇风必然起沙,沙尘影响了整个城区的空气环境,植绿东山迫在眉睫。山上植树难度远大于平地,满山尽是石头,难以下镐不说,运树苗、浇水灌溉都是麻烦事儿,机械运不到位,全凭人力来搞。“就说种之前这点事吧,沙石土种树难度大、成活率低,土全靠外运来换。先从河槽里、土地上运到山脚,再由人背上去,垫好了土层才能种树。而树苗也得靠人往山上背,数十米高的山头看着不远,可一趟就要一两个小时,脚下再小心,摔跤也是常有的事儿。”即便如此艰难,树还是在东山成片地种起来、活下来了,到2003年末,山上成型的林木达到851亩,虽然只有刺槐、侧柏等少数几个品种,可远远望去也已是绿色一片了。

2005年开始,共青团乌海市委员会承建了东山北段的市青少年生态园,东山迎来了第二次植绿大潮。每到植树季节,不论是学校里的青少年团员,还是企事业单位里的干部职工,都会到东山上植树。“各个单位、热心市民都到这边来挖树坑、栽树苗。有一个车友会每年都来,自己带着工具、树苗,我们给安排地方,可是栽了不少呢。”田国栋说,东山生态园是我市的义务植树基地之一,单位和个人在东山上义务挖的树坑多达数万个,栽种成活的树苗也有1万余株。

经过两次大规模建设和不间断的植树绿化,如今,东山南北两段的山体绿化早已连成一体,东山生态园和青少年生态园也合二为一,正式更名为东山生态公园。二十年间,公园里形成了长约8公里、宽200米至400米的东山防风固沙林带和游园景观带,东山山体实施绿化面积8000余亩,其中种植面积4000亩、播撒沙生植物2000亩、恢复植被2000亩。东山脚下的公园里还修建了景观湖,凉亭、休闲步道等景观设施也逐渐配置齐全。

“过去提起东山,人们总会想到垃圾场、坟堆;现在,满眼都是绿色!”市民张兴全感慨地说。是啊,每到周末,来东山游玩的市民成群结队,每日到园里早锻炼的居民更是不计其数,百姓的夸奖,道出了东山生态园21年巨变——昔日的荒山头已实现了华丽蜕变,成为百姓畅享绿色天地的生态公园。

乌达西山:矿区荒山披锦绣

来到乌达区西山,呈现眼前的是绿水青山环绕,鸟语花香相伴,美得分外妖娆。谁曾想,12年前的这里竟是沙石裸露,赤地千里。西山园林绿化所造林高级技师王振守,见证了这里12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也见证了这里工作的人们经历的奋斗岁月。

西山,这块横亘在矿区和城区之间的丘陵型山地,由于多年的挖矿开采排污,造成了大面积的煤矿沉陷区和住宅棚户区。随着棚户区移民搬迁工程的实施和煤矿开采及灭火工程造成的地表破坏,西山生态综合治理项目迫在眉睫。

2006年,乌达区西山生态综合治理项目正式启动。西山脚下,苏三公路边,农林职工首先上阵。王振守说:“那时的环境可比现在差远了,交通也不够发达,树苗只能送到山脚下。”为了保证成活率,树苗的根部都有土球保护,小一点的重几斤,大一点的树苗重达几十斤,工人们要一边扛着树苗,一边爬山。而这里的山体陡峭,再加上地表全是沙土,即使空手都很难走上山,更何况还要拿着树苗。工人们稍有不慎,便会受伤,即使这样,也没有人抱怨。

由于地表没有植被保护,一到春秋季节,这里就黄沙漫天。树苗要随到随种,工人们便带着馒头上山,在工作空闲的一点点时间里吃一口。“风沙大呀,我们在山上就着沙子和西北风凑合一口,再喝上两口和了泥的水,就接着干活了,这些树苗不能长时间离开土,我们要跟时间赛跑,哪顾得上别的。”王振守开着玩笑地回忆这段经历。

这样没日没夜种树的日子持续了5年,“这5年,我们几乎天天都在山上过。这里的土质不适合植物生长,我们就背着土上山换土;水泵坏了,我们就连夜来修;树苗头一天实在种不完的,我们就先找地方简单种起来,晚上值班看护,第二天来了,赶紧移植。这5年的苦日子,我从未听到同事们抱怨过。”王振守说。

截至目前,西山生态综合治理项目已经完成造林5000亩,栽植樟子松、国槐、臭椿、白蜡、柠条等60余种乔灌木共计80万株以上。当年只有几十公分高的小树苗现在最高的已有五六米。

现在,小树苗已经长成了成片树林,而王振守和他的同事们依旧在为这片绿色工作。每天到山里转一转、看一看,用布满老茧的手检查树苗生长的情况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习惯。西山园林绿化所还专门成立了抢险防火预备小组,小组成员们没有节假日,手机24小时开机,随叫随到,每天还要负起巡山的责任。

王振守对这片林子的每一寸土地都十分熟悉,“这是野生四合木,这是樟子松。以前我们走的路都已经被长起来的植物挡住上不去了,现在上山的路都不太好走,不过现在有植物,脚下倒是不那么滑了。”他如数家珍地给我们讲着这里的故事。西山生态综合治理项目还在进行中,西山园林绿化所书记朱晓光说:

“西山绿化成规模地种植,对矿区粉尘起到阻挡作用,同时可抑制乌兰布和沙漠的入侵,树木涵养水源,净化空气,降低风速,可以改善局部生态环境。下一步,我们还将继续扩大造林面积,形成以西山为中心,辐射周围的大型绿色屏障,带给乌海人民真正的绿水青山。”

恩格尔山:市民休闲娱乐好去处

“恩格尔”蒙古语为“恩格尔呼都格”,汉语意为“山坡和井”。恩格尔山位于海南区建成区南侧,东临新西运煤专线,西接恩格尔河,北侧为六五四工业园区。当初是一片光秃秃的荒山,还是京津风沙源之一,2013年,海南区区委区政府号召广大干部职工掀起了为荒山披绿的壮举,推动恩格尔山成为海南城区的重要生态屏障。

“刚进山的时候,山上都是石头,人走一趟,裤子就被挂破,甚至刮伤皮肤。由于当时山内道路条件较差,大型车辆无法直接到达山顶,大家就一起一袋一袋地运土,一袋子好几十斤,需要两个人才能共同抬到山顶。一天下来,累得浑身都要散架。一遇到刮风下雨天,浑身湿透,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渴了就喝点凉水,饿了就啃点干粮,但大家没有一丝苦怨,都想早点把荒山绿化好!”参加当年植树活动的海南区农林局造林绿化办公室负责人赵传呈清楚地回忆到。

种树没有地方,就一捶捶砸、一锹锹铲;没有土,就一点点从下面运;没有水,就一桶桶运;不能用机械,就人工挖树坑;山路崎岖,园林工人一手拄棍一手扛工具;运水往往要跑十几里地,送一趟树苗几百米的山路要走近一个小时……植树过程中,困难虽多,但他们凭着愚公移山般的精神都一一化解。

治理荒山荒沟,一代代园林人付出了很多艰辛,多年以后的今天,荒山变了模样,从2013年开始到目前,累计完成540亩造林任务。种植新疆杨、云杉、樟子松等乔木27487株,紫穗槐、醉鱼木、沙棘、柠条等灌木56767丛,地被21036平方米,并完成了振兴路小区南侧山体全覆盖绿化工作,配套的恩格尔水利工程也已经完成。

目前,恩格尔山已成为集生态、观光于一体的生态治理典范,接下来海南区农林局将引进专业化的绿化治理公司,对恩格尔山整体进行养护,打造恩格尔山成为市民休闲娱乐的好去处。